首页  »  情色小说  »  强暴小说  »  料得当年红杏初出墙

料得当年红杏初出墙

朵朵飞机盘旋着往下降的时候,朵朵的心在极速地敲打着她的胸腔,几千公里的航程,从早上八点乘车,进机
场,乘机,转机,着陆,打的,到这个航程即将结束时,手表上显示的时间已是近傍晚六时,冬天的天总是早早的
黑了,华灯初上,照着朵朵的变幻不定的眼神。
  昨夜的一夜不眠,疲惫不堪的她更害怕的是即将迎接她的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即将经历的是一个传奇还是一出
闹剧?这对于经历了不少风浪的她,仍然刺激无比。
  北方的寒冷在这冬季的南方,一样不逊色。当朵朵看那张俊朗的脸庞,有丝丝的羞涩在灯光的掩护下轻轻的染
上了朵朵的脸。一丝丝阳光笑容背后忧郁的神情,只是那一瞥间,朵朵也低下头去才惊觉自己的心跳并没有减少,
可是见惯世面的她仍然不知何去何从。
  他走近,一把夺过她的行李,开始笑了:「这么轻的行李,也喊重?」
  那声音,那让朵朵安心的熟悉的带着阳光香味的笑声,暖暖缓缓的渗入了朵朵的耳朵,到大脑,然后传送到四
肢,朵朵那一刻,竟有懒洋洋的感觉,或许,只是南北地区差异反应?朵朵问自己。
  车窗外灯光下,有着南方洒落热带风情的刺桐树叶在风中旋转飘荡,和一群与朵朵打扮装束风格炯异的人们
  坐在电影院里,她胃疼,掐着自己的虎口仍不能止痛,寒冷的空气下无力的吸气「帮我掐一下虎口好么」
  「怎么?胃疼啊?」他掐了虎口,从此握住了朵朵的手:「这么冷。」
  暖流打哪来?天上?地下?空气中?心尖上?原来,原来是来自这双紧紧握住的手啊。她在心里极低极低的对
自己说声,终于,握过他的手了。
  朵朵的心颤着,颤着,她觉得脸上好烫,朵朵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轻轻的俯身他的耳边说了句话,终于没能忍
住,把头靠了靠他的肩膀,然后移开。
  黑暗中朵朵笑了,在眩晕中笑了。
  隆冬,他与她,在那呼气成冰的天气里在无人的街头漫步。漫步,或许是害怕面对内心深处都有预感的末知?
  进了宾馆,她放下行李
  第一次,和一个陌生的男子在宾馆里单独相处,那种很不自在的感觉油然的在心底里回旋,可是朵朵好累好累
了。
  他:「我泡杯茶给你喝。」
  朵朵:「嗯,不过我得先洗个澡,我累坏了。」
  朵朵打开行李包,拿出睡衣时,她犹豫了,如果没有他,她可以不穿衣服的走进浴室,还可以赤裸着在房间里
走来走去,可惜,现在不行。
  从浴室里冲出来,她仍忍不住的发抖,冷与紧张,或许,今夜注定要发生些什么。伸出两只光光的胳膊拉着被
子支在下巴,看着他。真真切切的,朵朵知道她在这男子眼光的范围里跑动着,再也跑不出他的势力范围了。这三
个月多来,他用他的爱,把朵朵给圈养了,从此朵朵不再是一只遍野里跑的虎,而是一只圈养的猫了。这一刻,眼
泪弥漫了朵朵的眼。
  他:「聊天?」
  朵朵:「嗯,聊天。」
  他走到床边,伸出手,隔着被子拥紧了她,两人的视线在空中对撞,陌生感还在空气里传播。可有些什么已经
在改变了。朵朵有种想跑的感觉。
  握住朵朵的手:「怎么还是这么冷?」
  朵朵无言,身子在轻轻的颤抖。如同事隔多年以后的今天,她仍然记得当时的情节与那颤栗的每一分每一秒。
  终于,他一把拉过朵朵紧在了怀里,「唔……」朵朵的脸闷在他的胸前时,从嗓子里发出了惬意的一声呻吟,
一时间,所有的陌生感全消失了,当他身上很好闻的男人的气息带着一种莫名的信号从朵朵的鼻子传递到朵朵的大
脑时,朵朵明白了,这是她等了千年的味道。这一刻间,朵朵想落泪了。他很宽厚的胸,靠上去很舒服,朵朵的头
顶正好顶着他的下巴,这让朵朵有种依人的享受。
  很久很久没有跟男人亲热的裸露在睡衣外的肌肤接触到他裸露的胸膛。他的皮肤有一种出人意料爽滑的香味。
这让朵朵很紧张也很慌乱。
  朵朵试着挣扎,可是发现他箍得很紧,朵朵只能放弃了,任他略粗暴的吻着她的肩膀与脖子,他说:「万劫不
复。」而她,真的从此万劫不复。
  朵朵试着转移话题和掩饰自己的慌乱,从哪聊起?社会学?法学?人类学?唐诗?宋词?都是她在说,偶尔的
回复只是他的无意识的声音从唇间闷闷的传了出来。
  朵朵预感着会发生些什么,当朵朵无可挣脱地靠向他宽实的胸,她感觉到她的下体被一样硬硬的东西顶着,朵
朵试着挣了挣,说:「我们聊什么吧。」他一声不吭,忽地抱起她,压向身下。
  「啊……」朵朵短促的惊叫一声,发现自己被他重重的压在身下,他略粗暴地挤压着朵朵,然后开始亲吻朵朵
的耳朵和脖子,朵朵受不了这样的撩拨,呼吸开始沉重。
  朵朵伸出来手,推他的肩膀,但一点声音都不能从喉间发出。他吻住了她,她沉迷了。朵朵知道,自己的下身
已经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在涌动。
  他轻轻的温柔的解开朵朵那买于苏州的有着美丽绣纹的鲜红肚兜,当睡衣被撩起身体暴露在这寒夜的空气中时,
朵朵无力地退缩着,再退缩着,朵朵感到很害怕,她的身体甚至不曾在灯光和阳光下她的丈夫面前暴露过,那个只
做了她十天的丈夫。她的生命中从没有第二个男人。她的紧绷发烫的肌肤遇上他冰凉柔软的肌肤和略带凉意的空气
时,朵朵的泪花涌了出来。
  他将朵朵的胸罩往上推去,一只手用力的抚摸着朵朵的一只乳房,揉搓着朵朵的乳头。一边用力的咬着吮吸着
朵朵的另一只乳房。朵朵浑身渐渐酥麻瘫软,开始抑制不住在他怀里蠕动。他接着就把手往下,伸到朵朵的内裤里,
开始抚摸朵朵的臀部,这样的亲呢是朵朵从末经历过的,朵朵感动前无仅有的畏惧与羞涩。
  朵朵只能夹紧了双腿,一边由于被他压紧而无法完整呼吸地哀求着,不要不要,但当他感受到朵朵下身的湿润
时,他已是无法控制的兴奋了。或许,这本是朵朵原先渴望的一部分?朵朵想不清楚了。
  他很暴力的撕扯下她的内裤,朵朵终于全身暴露在这个她深爱的男人面前,朵朵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轻到只有
她自己才听得到,朵朵知道,这一切,都是命。
  朵朵羞愧难当,她仍试着挣扎,夹紧了腿无力且无效地闪躲,虽然她的下身已是春情涌动了。他重重用全身压
住了她,发现她夹紧的腿是一个障碍,于是他屈起他的右腿滕盖,用力的插入朵朵的两腿之间,分开,把朵朵的大
腿分开了。紧接着他一伏身,可以听到细微的一声响,他把自己顶进了朵朵身体的深处。
  朵朵只感到自己的女性最最神秘的部位里一阵充盈的美妙感觉直传到她的大脑。朵朵感觉到被撕裂,被澎胀,
被撑开,被侵犯,当所有的感觉汹涌而来时,当微痛与快感齐齐袭来,朵朵感觉自己似乎跋山涉水寻找了许久之后
寻到归宿一样,眼前这个埋首在她身上起伏的男人,是她的命。
  他轻轻的抬起身子,随着他身体的移动,他从朵朵身体的深处也随之移到了朵朵的阴道口。他在朵朵的阴道口
磨擦着,那让朵朵感觉下身又酸又酥又麻又痒。
  朵朵更湿润了,但朵朵咬着牙没有出声,从头至尾,朵朵再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这让朵朵有种被强暴的快感。
他加快了速度,朵朵感觉到他的灼热正热热粗粗胀胀的在她的身体里撞击,一下,一下,又一下。
  两个人阴部的压迫感覆盖性地向朵朵袭来。他一下一下用力的往朵朵的身体深处顶去,似要把朵朵撕裂扯烂般
的冲击着朵朵。朵朵的下体一阵阵的收缩着抽搐着,感受着膺塞在她身体里的他身体的一部分,有一种幸福涌进朵
朵的眼睛。
  他越来越快的顶着,抽送着,朵朵的泪无息的落下,落下,突然他抬起头来,望入朵朵的眼睛深入,朵朵看到
他兴奋难抑的表情,和他眼睛里无声无息的怜惜,那一刻,朵朵觉得他是那么美妙的性感,连同这寒冬让人无法忍
耐的冰冷空气,都性感得有种甜蜜的味道。朵朵的泪花飞溅。
  一阵滚烫袭击了朵朵的身体深处,他终于停了下来,伏在朵朵的身上。
  朵朵一阵眩晕,一滴眼泪滑落。脑子里竟冒出了一句话,当眼泪遇上了水……
上一篇:与大嫂,算乱伦吗?作者:右手沧紫 下一篇:人妻游戏之张雅